用户名  密码 
 
把开跑车家长踢出群,家长们怕的是什么
发布时间:2018-10-10 稿件来源:新文化报

  有网友爆料:有家长开跑车接送孩子上学,老师和其他家长认为会引起孩子攀比心理,不利于教育,跑车家长回怼,却被移出群(据10月8日《济

  南时报》)……

  这位家长应该是被老师给踢出群了,因为他的言论不利于群里的安定团结。对于其他家长和老师的质疑,这位家长是这么回应的:“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啊,钱是我辛苦赚来的不偷不抢,想给孩子最好的有什么不对?如果开跑车就攀比,那是不是你们孩子太脆弱了?另外,我凭什么再买一辆‘普通’的车来为你们服务呢?”

  说实话,我很赞同这位家长的主张,甚至我觉得他的言论本身就可以作为对这件事的恰当评价。当然不是每个人都会同意我的看法,因为我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。设身处地的想想,假如我是群里的其他家长,我会以什么样的心情面对这位开跑车送孩子上学的家长呢?这有点耐人寻味。

  家长们的奇葩聊天内容最近被截屏贴出来不少,说实话这不太道德。但这些本应私密的聊天内容却反映出了家长们内心的真实写照。比如前些日子,两位年薪合计50万的中产阶级家长爆料,他们孩子上的那个贵族学校要求孩子在群里介绍自己的家庭,一看下来人家非富即贵,自己的家庭被比成了渣渣。再比如节前的一个新闻,有位莆田的孩子妈妈,为了让老师能够更好地照顾孩子,把自己家的官员谱系和盘托出,尤其着重强调了两位身居教育系统的亲戚,这个新闻遭遇了网上的群嘲。这些新闻有的质疑占理,比如鄙视那位官员家长,而有的质疑不占理,比如把开跑车家长踢出群。但态度背后其实反映的都是同一种心态,就是对孩子竞争失败的担忧。这是一种中产阶级对于上层阶级的担忧,当少数家长通过权力或金钱展示出其他人力所不能及的竞争力时,家长们就没法不产生输在起跑线上的焦虑感,以及不患寡而患不均的不公平感。于是人们就会想办法寻找冠冕堂皇的理由,去质疑这种“特权”,以期赢得更加公平的竞争环境,或者仅仅是宣泄自己内心的无力感。

  但与此同时,面对来自底层家庭的竞争,中产阶级家长们又展现出了双重标准,他们不再期盼着公平竞争,反而希望以素质教育的名义,通过金钱的门槛,摆脱来自底层的竞争。比如成都的一个中产小区,竟然想要联名上书当地教育部门,取消临近一个回迁小区的学区资格。因为他们被分进了同一所学校,而两个小区的房价却差距很大。再比如,去年衡水中学打算在浙江省开设分校,却遭到了当地家长们的一致抵制,甚至认为这是浙江教育的倒退。浙江代表的正是中国富裕的中产阶级,而衡水中学代表的,则是想要通过刻苦学习改变命运的底层民众。那么教育理念之争的背后,难道不就是中产阶级和底层民众对有限的高等教育资源的争夺吗?

  家长们为什么执着于素质教育呢?这恐怕是他们希望素质教育能成为竞争的一道门槛。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的一大区别就在于,它需要花费钱和时间去购买,而这恰恰是底层家庭所欠缺的。所谓素质教育,其实跟应试教育一样,也是一种竞争方式。相比之下,素质教育或许更加不公平,因为它是靠钱来衡量教育质量的。而在这个过程中,孩子的负担并不比填鸭式的应试教育小多少。所以很多人主张素质教育,并不是因为应试教育太苦,而是因为他们的孩子在素质教育模式里更占优势。然而面对更加有钱的富裕家庭,中产家长们又充满了无力感。

  我想这就是中产阶级教育焦虑的来源,他们处在一个前有天险后有追兵的局面,天险似乎难以逾越,而后面的追兵靠着应试教育掩杀过来。这焦虑反映在行为上,就变成了新闻里的种种奇葩言行,有的讲理,有的不讲理,有的无理取闹。但为了孩子,家长们顾不得那么多了。(评论员 牛角) 

责任编辑:石冰
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网站声明 常见问题 联系我们   吉ICP备05002096号-5

主 办:长春市信息中心
地 址:长春市人民大街10111号    邮 编:130022    技术服务电话:0431-88778700